印度“围剿”中国现金贷:中国员工被捕,账户被冻结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北单竞彩官网

欢迎关注“创事记”的微信订阅号:sinachuangshiji

文/彭慧

来源:志象网(ID:passagegroup)

“我们已停止放款。”在印度从事现金贷的林真(化名)告诉志象网。

近期,林真位于班加罗尔的公司面临窘境,坏账率的攀升使他不得不停掉放款业务,专注收回款项。他的公司持NBFC-ICC(投资信贷公司)牌照经营,向客户提供一种7天期限的借贷产品,但当下只出不进的状况,令他颇感头疼。疫情封城后,公司很多客户失去稳定收入,没有还款能力,欠款逾期拖着不还。

但向来谨慎的林真只能不停地去做客户的工作,与之协商后答应宽限时日。

跟林真这类谨慎玩家不同的是,印度现金贷市场存在太多无视规则的冒险玩家,他们无照经营、收取极高利率、暴力催收,最终面临公司被查抄、资产被没收,身陷囹圄。劣币逐良币之后,现金贷公司被印度监管层紧紧地盯上了。

近几年,受国内强监管的影响,现金贷纷纷出海寻求新市场,他们瞄准了印度。据印度央行统计,75%的印度居民却无法获得银行服务;2018年9月的最新数据显示,印度的银行共发放了4177万张信用卡,只占人口数量的3%。

疫情封城后,很多因失业而失去还款能力的人们,被暴力催收,部分地区甚至出现自杀事件,现金贷乱象频出。近期,印度警方加大了对现金贷的打击力度。

随着印度警方近期频繁披露案件信息,要求谷歌下架百款现金贷应用,行业处于观望状态,印度现金贷逐渐收紧。

历经此劫,对于在印度从事现金贷的前景,林真的态度难言乐观。

要求谷歌下架158款现金贷应用

印度加紧打击现金贷行动中,首当其冲的是谷歌商店上百款跟现金贷有关的应用程序。

印媒27日透露,因应用程序公司对逾期未还款用户进行骚扰和羞辱,特伦甘纳邦警局要求谷歌封锁其Play商店中158款即时融资应用程序。在逮捕了14名运营快速借款应用人员后,海得拉巴警察要求谷歌删除42款融资应用。与此同时,他们的Cyberabad同行向谷歌Play商店发出了一份包含116款软件的下架清单。

海得拉巴警察联合专员阿维纳什·莫汉蒂(Avinash Mohanty)表示,“我们正在等待谷歌的回应。”

随着受害者的投诉,这158个应用程序进入印度官方视野。它们被认为是引起骚扰和羞辱的重要一环。这些软件能够分析借款人银行对帐单,了解其还款能力,并且还能获取借款人通讯录和相册等权限,而且一些公司还违反RBI(印度储备银行)最高利率不超过26%的限制,收取高达36%的年利率。

印媒报道,据估计,疫情将导致印度超过1亿人失业,小企业主面临现金紧缩。根据瑞士信贷(Credit Suisse)2019年的一份报告,印度成年人的平均债务为1,345美元(95,000卢比,约合人民币8450元)。因此,数百万印度人下载即时贷款应用程序以维持生计。

AppsFlyer的数据显示,在贷款应用安装量方面,印度是2020年亚太地区安装量最大的国家。

28日,印度警方声称有充分的证据将事件与中国人联系起来。 据官员称,该应用服务器位于中国,警方最近突击搜查的四家公司中,三家公司的董事也来自中国。

警方仔细研究作案手法发现,这些应用程序背靠数家NBFC(非银行金融公司),以此获得法律保障。NBFC向其输血后,由他们放款给个人。

银行官员无法确定这种方式是否合法,印度当局也承认其为灰色地带,并称监管机构将介入。

两位中国公民落网

在印度从事现金贷的公司可分为两类,一类为甲方借贷公司,负责集资放款;另一类为外包服务公司,承接甲方借贷公司的催款业务。

密切关注印度现金贷市场的李奇介绍,在印度从事现金贷的中国人确实很多,但可能近8成的公司都是找当地人注册,官方很难查到其后的背景。而且他们会审核借款人资质,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成为最主要的放款对象。

“这些即将毕业的大学生,马上要进入社会,是甲方公司最优质的客户群,他们当期缺钱又着急用钱,工作后收入会增长,有能力偿付利息。而且催款公司电话一打,他们就会立马还款,这是一种良性的市场。”李奇同时透露,疫情导致经济恶化,很多根本没有偿还能力的人也来借款,直接引发了暴力催收,造成恶性事件。

印媒近期曝光的几起案件,大多与外包公司的暴力催收有关。

在印度警方通报的最新一起案件中,接到一位居民关于现金贷公司骚扰的投诉后,印度警方拘捕了外包公司的三名人员,缴获若干笔记本电脑、手机和文件,并且冻结了该公司银行账户。

三人中,包括该公司负责人塔克夫(Takve),他的妻子梁甜甜(Liang Tian Tian音译)以及客服中心人力资源经理Sk Aaqib,另一位负责人阿米特·南都·卡尔布(Amit Nandu Kalbhor)潜逃。梁甜甜成为近期与数字借贷欺诈有关案件中,第二位被捕的中国公民。

警方透露的细节显示,2020年3月,塔克夫的外包公司因为新冠疫情的封锁而关闭,之后于6月创立了一家名为“JiYa Liang”的信息科技私人有限公司。

而梁甜甜是中国人,她于2013年嫁给塔克夫,自2016年以来一直持签证在印度生活,负责公司的日常事务。警方表示,大约有650名员工在客服中心工作,他们被指示使用个人手机号码打电话催款。

该公司通过快速借款App提供给个人贷款,收取巨额利息和手续费,同时获取了客户手机中的敏感数据,如联系方式、照片等,通过客服中心骚扰和威胁借款人,包括向借款人的亲人朋友发送虚假的法律通知,来达到催收目的。

在梁甜甜被捕的前一周,印度警方通报,四名人员从其开发的11款应用程序放款后,因催收问题被批捕。该案件指控6人,逮捕4人,主要指控的中国公民Zia Zhang目前在新加坡, 而另一位中国公民丹尼斯·萨蒂亚帕尔(Satyapal)成为被捕四人中的一员。

李奇指出,虽然中国人一直身居幕后,但这几起案件中出现了中国人的身影,尤其是管理层中也出现了中国人,很难不引起印度政府的注意。

观望

据印度央行统计,75%的印度居民无法获得银行服务。过去两年中,印度小额贷款在个人贷款中所占的份额已经增长了近五倍。

但印度市面上放贷平台良莠不齐,尤其是疫情以来,这直接将现金贷行业推到了监管层的视野中。林真向志象网透露,自杀事件之后,无牌经营、利率极高、暴力催收等问题频现,成为印度监管层“突袭”最主要原因。

”但目前让人不安的是,我们身边很多公司都被抓了,很多濒临倒闭、已经很少开展业务的公司也被抓了。印度警方只要有接到投诉,就先抓起来再说,把银行账户冻结上,之后再慢慢查案。我们看到班加罗尔等一些地区的操作有点矫枉过正,而且程序不合法。“林真告诉志象网。

据他介绍,印度人其实很在意数据隐私。受最近中印之间的地缘政治影响,一些App获取借贷人通信录等信息的行为,很容易被印度政府上升到国家安全层面,尤其可能会追问放贷的钱从哪里来、获取的信息储存在哪里、是否违规使用信息等。

林真表示:“这些也都是印度人爱看的信息,媒体当然会为了迎合而做出这些报道,尤其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。”

志象网了解到,印度对于借贷产品利率和产品期限,并没有作出一个非常明确和细化的规定。很多甲方公司拿不到牌照,于是挂靠在NBFC之下,每月向其支付一定费用,然后提供一些灰色性质的借贷产品。

比如,印度市面上存在一些7天期限却收高达25%、35%砍头息(指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)的产品,这些产品很难确定是否合法合规。

但这种操作也不一定完全可靠,据媒体此前报道,很多寻求挂靠的公司,向对方转了挂靠费之后不仅没获得合法的保障,对方还把钱给卷跑了,钱照两空。

林真也对印度网贷监管做出了一些预测。作为NBFC的直属管理部门,RBI今后可能对于租牌进行规范,对无牌经营进行打击,还会限制息费、限制产品时间;在税务方面,税务部门可能会考虑将这些偷税漏税的公司纳入缴税名单;而cybercrime部门也会在接到投诉后迅速介入。

“印度网贷行业良莠不齐,那些不按规则出牌、只想赚快钱的公司扰乱了行业秩序,而我们这些正经、遵守规则的公司战战兢兢。目前我们也做不了什么,只能静观其变,期待RBI的最新动向。”林真表示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